综合应用西医、中医、自然医学的大型现代化医院

医院首页 典型案例 转移癌

转移癌

发布时间:2015-08-25

鼻咽癌颅骨转移

患者李某,男性,39岁。患者因“鼻咽癌放、化疗后2年余”入院。入院时头痛,口渴喜饮,咽干口燥,牙龈肿痛,面颊胀痛,听力下降,神疲食少。ECT检查提示鼻咽癌伴颅骨转移。

诊断:鼻咽癌放化疗后伴骨转移(Ⅳ期)。

入院后给予静脉营养、针灸、中药、三氧等综合治疗,同时施以鼻咽部局部热疗,1周后患者头痛、神疲食少等症状好转。接着,先后进行化疗、放疗,同时辅以全身热疗、局部热疗,中药及针灸治疗伴随放化疗全程。治疗2个月后,患者口干、牙龈肿痛症状消失,听力有所恢复,体重增加3公斤。

患者出院后仍坚持服用中药,定期返院接受绿色综合治疗,7个月后复查CT病灶基本消失,ECT见鼻咽癌颅骨转移较前无明显变化,无新转移灶出现。目前定期复诊,病情稳定,未见复发及新发转移灶。

甲状腺癌肺转移、淋巴结转移

患者蔡某,男,90岁,离休干部,甲状腺癌。

诊断:甲状腺癌术后,双肺多发转移、并右侧颈部、纵隔及肝门淋巴结转移。(Ⅳ期)

患者2005年体检时CT检查发现:1、甲状腺右叶占位,考虑为甲状腺腺瘤恶性变可能性大;2、双肺多发结节,考虑转移。在广州军区总医院行“右侧甲状腺切除术”,术后病理为甲状腺乳头状癌。术后未行放化疗,一直服用“优甲乐”。行胸部CT检查示:甲状腺癌术后,双肺多发转移、右侧颈部、纵隔及肝门淋巴结转移。

后患者在我院做绿色综合治疗,局部热疗(肺部+颈部),排毒以及大自血等治疗。7个月后,PET-CT复查,颈部淋巴结及肺部转移瘤未见增大,病灶稳定,肝门部淋巴结未见新发的病灶。患者神经性皮炎基本痊愈。

2013年和2014年患者在我院每3个月进行一周期的绿色综合治疗,现患者生活质量良好,肿瘤稳定。

结肠癌肝转移

患者樊某,男,73岁,患者因结肠癌肝转移瘤1月余入院。

诊断:乙状结肠中分化腺癌术后,肝转移瘤。(Ⅳ期)

患者因“间断大便带血5月”于2013年4月11日入住我院,经完善相关检查明确诊断“乙状结肠癌”后于2013-04-15行乙状结肠癌根治术。术后病理示:乙状结肠:中分化腺癌。后患者在美国复查和治疗。2013年11月份患者回国后在我院复查,癌胚抗原(CEA)17.18ng/ml,糖类抗原19-9(CA19-9)295U/ml,2013年11月CT检查见肝内两枚类圆形环形强化灶,考虑为转移瘤,诊断为结肠癌肝转移,2013年11月26日我院开始行绿色综合治疗,以热疗和排毒为主。

经过治疗,现患者肝转移瘤基本消失。2014年11月复查CT检查,肝转移瘤消失。

肺癌淋巴结转移

患者杨某,女,74岁,因“肺癌并淋巴结转移2年余”入院。

诊断:肺腺癌,淋巴结转移

2011年10月患者在我院胸片示肺部占位性病变,CT检查:“右肺上叶可见软组织肿块影,大小约5.1cm×4.3cm×3.8cm,边缘分叶,见长、短毛刺,胸膜牵拉,斜裂胸膜牵拉、上移,增强后明显不均匀强化,病灶侵犯右纵隔,纵隔、右肺门及双侧锁骨上窝可见多发肿大淋巴结影,右膈上亦可见淋巴结影。右肺中叶少许条片状高密度影,余肺内未见明确实质性病变。”诊断为肺癌并淋巴结转移。后患者到新西兰,在CT引导下穿刺活检,病理确诊为腺癌,在新西兰行化疗6周期。2012年12月我院复查右肺上叶可见不规则软组织密度影,大小约1.3cm×0.8cm,增强扫描明显强化,病灶周围可见条索影。在我院给以绿色综合治疗,主要给以热疗、电磁疗以及中医药等治疗。

2013年11月24日我院CT:右肺上叶可见不规则软组织密度影,大小约1.7cm×1.2cm,其前方可见一类圆形小结节,直径约0.7cm,两个病灶相连,增强扫描明显强化,病灶周围可见条索影;右肺门可见肿大淋巴结影,约2.2cm×1.4cm。颅脑CT:左侧额叶可见类圆形囊性低密度影,直径约1.0cm,增强扫描边缘环形强化。肿瘤标记物:癌胚抗原(CEA)17.64ng/ml,糖类抗原19-9(CA19-9)115.4U/ml。

经过1年余治疗,现复查患者肺部和脑部病灶均消失,肿瘤标记物正常,在新西兰生活质量良好。

胃癌肝转移、胰腺转移、淋巴结转移

患者代某,女性56岁。

患者因“胃脘疼痛伴黑便1年,加重1周”入院。

诊断:胃中分化腺癌并肝右叶、胰腺、腹膜后淋巴结多发转移。

患者因无法手术治疗转入广东祈福医院肿瘤科治疗。患者入院时体重近8月减轻10kg以上。入院时消瘦明显,中度贫血,体质较差,予输血积极纠正贫血,加强营养,制酸、保护胃粘膜以防止继续出血,给予全身热疗、腹腔灌注、螯合排毒、营养、三氧、中药、针灸等治疗,治疗过程中配合医学气功疗法,治疗5周后,患者病情明显好转,血红蛋白稳定在95g/L左右。

患者住院81天,经绿色综合治疗后,精神明显好转,食欲恢复、睡眠、大小便正常,无恶心呕吐,无腹痛,体重增加了12kg,维持在56kg,未出现黑便,血象恢复正常,贫血得到改善。

胰腺癌肝转移、淋巴结转移

患者雷某,男。

患者因“胰腺癌术后1年,腹痛伴食欲差消瘦2月余”入院治疗。患者入院前开始出现反复腹痛,食欲差、消瘦明显,体重减轻8kg,从加拿大来广东祈福医院进一步治疗。

诊断:胰腺癌术后,复发并淋巴结转移、肝转移。

患者入院时以食欲差、消瘦为主要症状,并伴有疼痛,治疗上给予补充胰酶、营养药膳、全身中低温热疗,螯合排毒,三氧EBOO交替治疗,并配合中药、针灸等绿色综合治疗。

患者经过45天的综合治疗,精神渐佳,疼痛明显缓解,进食正常,体重增至56kg,生活质量明显提高,参与正常的娱乐活动,卡氏评分90。患者住院后第2个月,复查腹部CT提示:胰头部残留胰腺未见复发病灶,肝内多发低密度灶数量较入院前未见明显增多,大小较前有所减小。

患者出院后,继续坚持门诊治疗,每周螯合排毒2次,三氧1次,局部热疗1次,5个月后复查腹部CT提示:肝内转移灶数量减少,体积减小;复查血常规基本正常;肿瘤五项均正常。现患者正常生活,无明显不适,仍维持每周的门诊治疗方案。


结直肠癌肝转移

患者元某,男,53岁。


患者因“结肠癌术后2年余,肝转移介入化疗后9个月,腹痛2周”入院治疗。


诊断:结肠癌术后,肝转移。


患者入院后经综合评估后,会诊专家组建议给予绿色综合治疗联合伊立替康、爱必妥治疗,但患者拒绝化疗及靶向治疗,仅接受绿色综合治疗。予螯合排毒、局部热疗、体外循环三氧治疗(EBOO),同时予中药治疗和针灸治疗。


患者入院时虽系结肠癌晚期肝转移,但无明显的症状与体征,住院97天,应用绿色综合治疗过程中亦无明显不适,治疗后精神状态佳,右上腹疼痛消失,饮食正常,睡眠好。出院后每20天返院门诊接受螯合排毒、三氧、局部热疗、针灸治疗各2次,并服用中药。出院后3个月复查腹部CT:肝内转移灶较前减小,未见新的病灶出现。


出院后随访2年8个月,患者病情稳定,定期门诊治疗及复查。


前列腺癌淋巴结转移

患者陈某,男,79岁,病案号:1271**,诊断:前列腺癌并淋巴结转移


诊断:1.前列腺癌,淋巴结转移 2.胃、十二指肠溃疡 3.慢性胃炎


患者于2008年开始无明显诱因开始出现尿频,尿急,日间及夜尿增多,每晚排尿次数最多7-9次,近1年来出现排尿费力、弛缓、断续,尿不成线,呈点滴状,淋漓不尽,排尿时间明显延长,曾在外院诊断为“前列腺增生”,未行进一步检查治疗。2013年8月自觉症状进一步加重,来我院行前列腺彩超示(2013-08-20):前列腺体积增大,大小约6.3×5.0×5.0cm;总前列腺特异性抗原(TPSA):360.30ng/mL,游离前列腺特异性抗原(Free-PSA):41.11ng/mL;盆腔MRI示:考虑前列腺癌,并盆腔多发淋巴结转移。骨扫描结果示:目前未见确切转移征象,前位左侧第6、7肋骨处考虑为陈旧性骨折,双膝关节处考虑为退行性改变。


患者入院后,治疗上给予康士得、诺雷德内分泌治疗前列腺癌,哈乐、保列治改善排尿,配合盆腔部位深部热疗、排毒治疗,经过治疗,现患者排尿顺畅,无尿频、尿急,夜尿1-2次/晚,无腰痛,胃纳可,二便正常。夜间可安睡。复查肿瘤指标总前列腺特异性抗原(TPSA)及游离前列腺特异性抗原(Free-PSA)均降至正常。2014-03-05复查盆腔增强MRI示: 原"前列腺癌,盆腔多发淋巴结转移"治疗后复查,现前列腺右侧外周带可见异常结节影,对比2013.8.24日MRI片,前列腺肿块有缩小,原盆腔内及腹股沟区淋巴结已基本消失。2014-11-24复查盆腔增强MRI示:"前列腺癌治疗后"复查,对比2014.08.04日MR片:前列腺右侧外周带结节较前变化不明显,前列腺体积较前略有缩小。


患者出院后,一直坚持我院绿色综合治疗,前列腺肿瘤缩小明显,淋巴结消失,病情好转。


直肠腺癌 肝、肺、肝门淋巴结多发转移

患者李某,男,63岁,患者因“直肠癌术后4年余”由门诊拟诊“直肠癌”入院。


诊断:1、直肠腺癌综合治疗后 肝、肺、肝门淋巴结多发转移 肝周种植转移(pT3N1M1 IV期)


患者2010年1月在南方医院确诊为直肠癌,给予直肠癌根治术以及淋巴结清扫术,术后病理示:(直肠)高-中分化腺癌,累及肠壁全层;2、双侧切缘未见癌残留;3、淋巴结癌转移(3/7);术后给予FOLFOX方案全身静脉化疗6次(具体剂量不详),并给予盆腔局部放疗25次(50Gy)。于2013年1月8日来我院门诊查腹部CT,考虑肝多发转移瘤并肝门淋巴结转移。2013年1月23日至2013年4月在南方医院行“希罗达+开普拓”方案化疗3疗程,后因化疗副反应大,后自行停止化疗。2013年7月开始出现便秘,间断有排便排气,至我院就诊考虑“不完全性肠梗阻”,行腹部CT示:结合病史,考虑直肠癌术后复发,肝脏及右肺下叶多发转移瘤,肠梗阻。胸部正位片提示:1.右肺多发圆形高密度病灶,结合病史,考虑为转移瘤。2.主动脉硬化。


入院后明确诊断,给予营养支持、防治水电解质紊乱、胃肠减压等对症支持治疗,后予腹部深部热疗、排毒、三氧、中医中药等综合治疗,患者肠梗阻缓解,予腹腔热灌注4疗程,患者肿瘤缩小,未再出现肠梗阻,病情稳定,定期返院行热疗、排毒、三氧等综合治疗,病情稳定,现正常生活。


肺癌脑转移

患者吴某,男,59岁,因“肺癌脑骨转移1年余,双下肢无力3月余”入院。


诊断:1.肺癌 多发骨转移 脑转移 IV期


患者于2013年5月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不适,当时就诊外院,MR检查示脑转移瘤,大小分别为25mm×32mm×28mm,6mm×8mm×11mm,28mm×31mm×20mm,病灶周围见大片水肿区,第三脑室、双侧脑室扩张积液。胸部CT结果提示:周围型肺癌,并双肺多发斑点状及小片状影;双肺尖肺气肿并多发肺大疱;双侧腋窝多发小淋巴结。因头晕症状无缓解,患者于2013年5月行颅脑伽玛刀放射治疗,后于2013年5月23日转诊我院,行全身骨成像提示各处骨代谢增强,提示多发骨转移。未行放化疗治疗,予脱水降颅压、唑来磷酸抗骨转移、深部热疗等治疗好转出院。2013年9月、10月、11月及2014年1月、3月、5月、7月先后因腰痛、发热、失眠等不适于我院就诊,主要予唑来膦酸抗骨转移以及深部热疗等治疗,患者症状好转出院。3月前患者出现行走困难,进行性加重,现为求进一步治疗来我科住院治疗。


入院症见:患者神清,精神一般,腰骶部及后髂骨持续性隐痛,无伴大腿放射样、牵扯样疼痛,双下肢无力,左下肢明显,行走困难,自诉近两月体重无明显减轻。


实验室检查:

血常规:白细胞总数(WBC)6.45×109/L,粒细胞百分数(Neu%)69.6%,红细胞总数(RBC)3.33×1012/L,血红蛋白浓度(HGB)100g/L,血小板总数(PLT)321×109/L,快速C-反应蛋白(CRP)30.3mg/L;大便常规、尿常规正常。肝功能、肾功能、电解质正常;癌胚抗原(CEA)37.71ng/mL,糖类抗原19-9(CA19-9)1.78U/mL。


患者拒绝化疗和放疗,主要给以排毒、深部热疗、三氧治疗,每两月行一次治疗,治疗周期为2周,经过11月的治疗,现患者脑转移瘤及肺癌病情稳定,无头晕头痛,无恶心呕吐,无咳嗽咳痰,无胸闷气促等不适,饮食二便正常,现患者维持治疗中。


全身多发性骨转移

患者冯某,男,73岁,患者因“体重下降1年余,伴纳差、全身多发疼痛3月” 于2009-02-08入院。患者于2008年1月无明显诱因出现体重下降,发病时无发热、夜间盗汗,无心悸、夜间多梦,无多饮、多食、多尿,无腹痛、腹泻等症状,曾于外院行胃镜检查,提示慢性胃炎,未予特殊处理,发病后1年余体重下降约40kg(110kg减至70kg)。入院前近3月无诱因出现纳差、全身多发疼痛(以胸部腰部为重),口服硫酸吗啡缓释片150mg/次、每12小时一次可缓解疼痛,伴有气短、疲乏无力及双下肢出现轻度指凹性水肿。无视物模糊,无心慌、胸痛、胸闷。无下肢关节肿痛及静脉曲张,睡眠尚安,纳食欠佳,二便正常。门诊以“消瘦待查”收入院。


查体:心肺腹无明显阳性体征。双侧肋骨、胸腰椎多个椎体棘突压痛,叩击痛。


辅助检查:血常规示:血常规、肝肾功能均正常,风湿三项、免疫指标均正常,糖尿病6项无异常。肿瘤五项示:CA199 92.75ng/ml, 余项正常。PET-CT示:左侧第4、6、11肋骨、胸11椎体、右侧耻骨、坐骨糖代谢增高,考虑转移;胸11椎体病理性骨折。行胃肠镜检查未见异常。骨髓穿刺及活检均正常。


诊断:全身多发骨转移性肿瘤。


绿色综合治疗方案:患者影像学诊断多发骨转移肿瘤,因患者不宜手术、放化疗,因此应用热疗为主综合治疗以期取得良效。给予每2周一次全身中低温热疗,右臀部局部热疗隔日1次,系统生物反馈治疗每周3次,同时给予螯合排毒应用,EBOO每周2次。治疗全程配合中药及针灸治疗。患者舌质淡胖,舌苔白滑,脉沉迟,结合症状,证属阴寒凝滞,瘀血阻络,治以温阳散寒,活血通络,方予阳和汤加减,具体用药:熟地30g,桂枝10g,制川乌(先煎)6g,鹿角胶(烊化)15g,细辛3g,白芥子10g,补骨脂15g,麻黄3g,透骨草15g,当归10g,威灵仙20g,甘草6g,每日1剂,水煎服。针刺取穴:绝骨、太溪、三阴交、足三里、膈俞、血海、大椎、灵骨、大白、外三关。方法:均用平补平泻手法,留针20分钟,每日1次,针刺5次休息2天。艾灸取穴:大椎、足三里、身柱、命门、脾俞、肾俞。方法:每次取2穴,用艾条灸,每穴灸10分钟,每日1次,灸5次休息2天。耳穴取穴:皮质下、交感、神门、枕、肾上腺、肾、脾、胃、耳尖。方法:用王不留行籽贴耳穴,嘱患者每天自行按压3~5次,每穴按压3~5分钟,每周2次,两耳交替。


治疗效果:患者住院59天,积极治疗后周身骨痛症状基本消失,无需药物止痛,饮食正常,体重保持在70kg,无明显不适,自由行走,生活自理。卡氏评分90。3个月后复查PET-CT,糖代谢较前减低。CA199 10ng/ml,降至正常。患者继续坚持门诊治疗,每周接受2次螯合排毒、2次体外循环三氧治疗、2次局部热疗、3次系统生物反馈治疗,每月一次全身中低温热疗,连续治疗3个月。定期复查PET-CT未见新发病灶。至今随访4年余,患者康复情况良好。




返回上一级